叶清眉

[金光·杏花君]织命

织命(杏花君中心)

 

杏花君是个有医缘的孩子。

打小起就喜欢往村里的药房跑,跟着村里的大夫一起上山采药,偷喝药童煎出的药汤……

杏花君的村子起了瘟疫,但是这个小村子里就那么一个医生,但很不幸,每每有大病爆发,最先死的几个人里,肯定有医生。

其实幽冥君路过杏花君倒下的地方时并没有打算停留,需要救治的病人是无限的,医生的时间是有限的,瘟疫爆发的惨状他再熟悉的不过,杏花君也不过是当时倒下的无数人中的一个罢了,幽冥君的目光从他身上一扫而过,就把他当成了和那些病死的病人一样。

但幽冥君是个医生。

医生身上是有特殊气味的。

而杏花君对这个气味再敏感不过。

就在幽冥君马上要匆匆而过的时候,被医生气味熏醒的杏花君用上了吃奶的力气,死死抱住了幽冥君的腿——就好像后来春桃死死抱着他的胳膊去救剑无极时一样。因为他知道,放这个人跑了,他就真的没命了。

走在路上脚突然被人抱住了必定不是啥好感受,幽冥君不由一个激灵,但到底是习惯和尸体打交道的人,幽冥君当下意识到这个孩子是活的,求生意志还很强烈,他一个弯腰,把奄奄一息的杏花君从草丛里捞了起来,探了探他的体温心跳,又把了把脉,塞了颗药丸,做了简单的处理,带回了自己的屋子。

 

痊愈的杏花君发现自己能蹦能跳,他脑补了一下幽冥君单枪匹马和死神抢人的宏伟画面,以及悬壶济世、妙手回春的飒爽英姿,不禁对幽冥君大为倾倒,当下决定要拜师学医,一可报救命之恩,二可偿自己行医夙愿。

「你确定你要学医?」幽冥君狐疑地打量着杏花君的小身板。

「确定。我知道学医很苦很累很危险但我一定坚持到底绝对不放弃!」杏花君十分坚定。

「嗯,好。」幽冥君点头。

「师尊受徒儿一拜!」杏花君抖抖衣服就要跪下来。

「别急着拜啊,这星期内把那本医书背完,七日后我要考试,若背不出,你就走人吧。」

杏花君傻眼:「呃……考试范围?」

幽冥君一本正经:「整本书都是范围。」

杏花君小心翼翼:「这……这本书这么厚,师尊给划个重点可好?」

幽冥君怒眉倒竖:「以后你出诊时敢对病人说:你的病不是重点,你回去给我生个重点再来?!」

杏花君从善如流:「是、是!徒儿知错,徒儿马上去背!」

幽冥君点头:「医贵在精专,这是给你上的第一课,可记好了。」

 

幽冥君也不算欺负杏花君,虽然需要记诵的内容有些多,可字字都是实用医学基础,旁边还附上了幽冥君即兴创作的背诵口诀,杏花君得了门道,看得津津有味,彻夜挑灯不知疲倦,简直能把背书当饭吃。

不要怀疑,学医的学霸都有这种匪夷所思的转化功能。

入门考试轻松通过,杏花君就这么被收作了幽冥君的入室弟子。

 

杏花君是个人才啊,捡到这么个徒弟真是赚到了。幽冥君后来时常这么感叹

勤奋刻苦聪明伶俐(爱学习),活泼开朗心胸豁达(好调戏),和师妹相处和谐有爱满足他老人家的八卦养成之心……

幽冥君有个晚些拜入门下的女徒弟名唤茹琳,生得明眸皓齿,长成大姑娘后更是越发水灵,好看得让杏花君一度怀疑她是靠脸拜入掌声握死幽冥君门下的。

杏花君马上发现这个师妹的有点不只是长得好看,作风爽利思维敏捷,搞起研究来是一把好手。加上那年头女郎中少得可怜,学医的女子在杏花君的眼里有种特别的魅力。

所以茹琳没来多久,杏花君就和她混得很熟。

不久他就发现这个师妹,漂亮,但不贤慧。

幽冥君的徒弟是要轮流给师尊师娘烧饭的,轮到茹琳的时候,她战战兢兢地端着碗让师兄试吃。

看了看这混杂了碳粉的米饭……不,是混杂了米饭的碳粉后,杏花君决定展现一下个人魅力,于是他甩了甩头发说:「那个茹琳啊,以后你的饭都我来做吧。」

茹琳立刻喜笑颜开:「师兄你真是个好人!」

全然没发觉自己被发了好人卡的杏花君的厨艺开始突飞猛进,成为幽冥君家人见人爱的首席厨师。

但有时人算不及天算,就在学有小成的杏花君第一次被师尊踢出门去游历天下回来的时候,就发现茹琳的一颗芳心已有所属。

说好的近水楼台先得月呢!杏花君欲哭无泪。

作为幽冥君门中和茹琳最亲近的人,杏花君没费任何气力就了解到茹琳和冽风涛认识的始末,一提起「涛君」茹琳就说不完的话要和师兄分享,什么身染奇毒,缘分天定;什么亲手喂药,两厢情愿;什么蝶飞双翼,共宿共栖……冽风涛昏迷时塞给茹琳的那只蝴蝶还被茹琳小心翼翼地做成了标本摆在房间里,天天睹物思人。

什么缘分天定,就是看脸……

什么睹物思人,就是花痴……

杏花君怎么腹诽,面上仍是暖如骄阳:「甚好甚好,你觅得佳偶,师兄也为你高兴啊!」

不过杏花君回来的时候,冽风涛已经离去了,说是去闯荡一番事业,要茹琳等她。杏花君听到此段感觉有门啊!那些话本传奇里这样许下誓言的情侣不是最后都玩完了吗?他说不定还有机会!

但杏花君马上发现自己根本没有插足的余地。

因为茹琳有了倾诉的对象,对冽风涛的相思反而更无所顾忌地泛滥起来。

情况大概就是:

涛君走的第一天,想他。

涛君走的第二天,想他想他。

涛君走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想他……

……

不过她不写日记,她直接告诉了杏花君,师兄记忆力超群,简直是绝佳的活动日记本。

心上人谈恋爱后性格智商的转变让杏花君默默地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不禁由衷感谢师妹的不爱之恩,如果自己也变成这个样子那也太毁了!

杏花君没怎么把失恋当回事儿,明天起来又是一条好汉,只是他的好师尊幽冥君颇关心徒儿的感情状况,担心他被师妹一直这么刺激下去要出事,就又把他踹出门去历练了。

这一踹,就踹去了羽国。

 

在羽国的经历实在是有点考验心脏,眼见着军队的天外来矢就要往自己身上招呼,杏花君选了个方位没命儿跑,「诊金还没有收完失血症还没有攻克我还没有娶到老婆我不想死啊啊啊啊啊——」

突然呼啦啦一阵狂风吹来把箭阵挡在了外面,杏花君被法阵晃得头晕,等回过神来,自己已经到了一个安全的所在,不远处默苍离站在血色琉璃树下:「杏花,有点出息。」

默苍离是杏花君在羽国遇见的损友,平生不信命,智商不封顶,为人神秘冷漠不苟言笑,时常无视朋友爱理不理,三大爱好:擦镜子,看镜子,调戏杏花君。

「呼……你还好意思说,遇上你之前我最多躲躲极品病人家属,可没这么逃难过……」

「跟着我你还会经历更多这样的战事,你若想走,随时可以离开。」

「不行!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何况你欠我医药费八百七十六两,啊你救了我一次给你减一百两好了,七百七十六两,离了你我跟谁讨去?」

于是杏花君就这么自己爬上了贼船。

后来的剧情就成了这样——

「杏花,天允山要出事,替我把消息传到灵界。」

「杏花,史艳文在西北方二十里的地方,你去采百蓉草的时候顺便救他一下。」

「杏花,给我准备三粒阎王低头,看俏如来能否过得这一关……」

「杏花,我有点事要请你帮忙……」

杏花君掀桌:「默苍离!我是大夫不是跑腿的!我要在账单上再记上跑腿费!」

默苍离善解人意地点头:「嗯,记多少随你,先欠着。」

杏花君狐疑地看了他一眼:「这么多钱,你还得清?」

默苍离十分淡定:「我说先欠着,没说会还啊。」

杏花君喷血。

 

默苍离想找个传人,想了很多很多年,不知是天运不佳还是要求太高,除了给擅长治疗疯病的大夫添了几个病号,一直未有突破性进展,也不知道是不是借了杏花君的天运地气,他终于找到了俏如来。

俏如来这孩子杏花君也喜欢得紧,能文能武,有情有义,乖巧懂事,三观正直,敢于承担,长得好看,天运够高,可以中和一下默苍离的衰运,就是每个成为默苍离做徒弟的人,杏花君都忍不住为他心疼一下子。

 

在观摩过默苍离第N次惊心动魄的教学之后,杏花君忍不住开口:「默啊苍离,你对俏如来是不是过于严苛了?」

「不如此何以精进。」

「每次你都挑一大堆错,他有那么差劲吗……」

「他已经远远超出了我的预期。」

「哇!你在背后这么夸他,俏如来他知道吗?」

「他不需要知道。」

但杏花君一个没忍住,跑去和天天想着「我是不是又让师尊失望了」几乎忧思成疾的俏如来送心灵鸡汤。

知晓此事默苍离倒也不生气,只淡淡地说:「我该提醒你,俏如来是我的徒弟。」

「你的徒弟就不许我疼了吗?!」杏花君答得理直气壮。

「喜欢徒弟的话,将来……」默苍离拭镜地手停了一停,似乎吞下了什么话,「……你也收一个吧。」

「好啊,不过说好,我的徒弟不许你骂!」

 

从羽国逃出后杏花君回了师门一趟,得到了师尊的死讯和师妹出走的消息。茹琳貌美如花,蜜蜂苍蝇都绕着她转,慕容家追婚不成,用毒火掌毁了茹琳的姣好容颜,还险些丢了性命。冽风涛将她救回医治,却又突然失踪,茹琳心性大变,去了鬼气森森不见天日的盘阴谷。

除了寻求亡命水的配方,杏花君再没有主动去找茹琳,他知道茹琳恨她,她理应恨他,过往同门情分如何深厚,她受到伤害最需要他的时候,他却不在身边。

 

杏花君第二次去祭拜幽冥君,是在默苍离亡故之后。

父母,玩伴,师尊,师妹,挚友,失去原来如此容易的一件事,不过几年的光景,生命里于他最重要的几个人都走了干净。

一生悬壶济世妙手回春,但救不了远在他乡的幽冥君,救不了面目全非的茹琳,救不了一心求死的默苍离。

「师尊啊,徒儿不肖,给您老人家丢脸了。」杏花君买了坛好酒,毫不吝惜地给师尊浇土。

「您老人家老是希望我能娶个老婆,这辈子这愿望是实现不了啦。茹琳……茹琳怕也嫁不掉了,可惜了您送给冽风涛的铁爪呢,我看那铁爪怪威风的,哈哈哈哈,虽然无影金梭比较适合我啦。」

「您在那边看到一个绿色怪物没有?那是我朋友,不过您不要和他多说话啊,和他话说多了会同情自己的智商……」

杏花君絮絮叨叨和师尊说了好多好多,以后大抵没人能听他唠叨了,但亡命水的事,自己重伤的事,杏花君都刻意隐去了不提。师尊没准在仙山打牌打得正欢,何必说去给人家添堵?何况幽冥君要是知道他现在落魄成这样,非托梦来拧他的耳朵不可。

「说道那个默啊苍离我就有气!我满心热情地帮他收徒,觉得有个徒弟或许能成为支持他活下去的意义,你看您有了我之后过得多自在啊,谁知道他、他——」

杏花君唠叨到这,突然明白了默苍离当时吞下的话是什么。

若是将来我不在了,你也自己收个徒弟吧……

冥医赌气地甩了甩头:我偏不收,有个和俏如来那么乖的孩子贴上来也不收!

 

没过多久,还就真有那么天资聪颖、不畏艰苦又对冥医倾慕有加的修儒贴了上来。

杏花君被魔世三尊重伤,要喝亡命水续命,修儒跟在他后面着急得打转儿,他也不理睬。冥医说着修儒没有资格称为大夫,却不肯告诉修儒到底做错了什么。

默苍离的徒弟自带渡世之心,要当我杏花君的传人怎么可以这么不开窍!他一边数落着,一边把大半的医术传了过去。

想起那个老是当面骂哭徒弟却在背后夸得天花乱坠的挚友,杏花君不禁哑然失笑,幽冥君的幽默八卦没学着半点,竟去学默苍离的别扭。

修儒涉世未深,思虑太浅,不知哪些人该救哪些人不该,时时惹得杏花君气结,最后修儒哭喊:「我学医全部都是为了你,天下人死了我也不管,我只想救你,我只想救你!」

杏花君很感动,但是这价值观不大端正,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杏花君觉得是时候好好教育一下这个孩子了。

 

「你最后教了他什么?」

「医者,以自己之能,豁尽全力,也有无能的时候,你要记住消逝在你手中的生命。」

「没了?」

杏花君两手一摊:「我命不够长嘛,我还想说来日给为师多烧点纸钱,帮为师把天下人欠的债都讨回来——」

「你的徒弟还真倒霉。」

「彼此彼此。我说默啊苍离,我都和你说了那么多人世的事情了,你也和我说说你呗。」

「嗯,我在这听到不少有趣的传闻,比如追着师娘要糖吃的小杏花什么的——」

听到久违的称呼杏花君一个激灵跳起来:「天气不错我去拜访一下师尊去看一下师妹……」

默苍离看着一溜烟儿跑远的杏花君,清冷的脸上浮起淡淡的笑意。

这样也好。

 

-FIN-

2014-8-29


评论
热度(32)
回到首页
© 叶清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