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清眉

[金光·默温]落叶不题(01) HB to 晚 *其实是旧文重写但是反正第一段我应该没发过 *说是默温可是两个人基都还没面到 *有没有后续随缘吧 -------------------------------------------------------------- 01 “上一回说道,时年凰帝病危,太子年幼,凰后亲政,有废帝登基之意。时人曰牝鸡司晨,其祸尤甚。雁城策天凤巧布连环计,离间鹤、鹰两位皇子,使其自相残杀,又招降雀军,将羽国第一勇士比鹏将军收入雁王麾下。雁王一时声名鹊起,大军攻入凰城国都,以断云石击败凰后,至此凰朝终结。” 落叶城的茶楼之中,评书先生正绘声绘色地讲起当下最流行的话本《羽国志异》。他在这茶馆五年,中原苗疆羽国东瀛的话本传奇早就烂熟于胸。落叶城在中原东北,再过去便是羽国,恰好《羽国志异》近日才上市,他半个月前便拿到了黑市里流传的先行本背了个通透,这故事曲折离奇,必定叫座,正好可以接上上个月讲完的《还珠楼兴亡录》。 只有一件,《羽国志异》写到凰朝覆灭之前,内容都算完整详实,雁王登基之后的剧情,约莫是作者笔力不足,许多细节语焉不详,逻辑也前后矛盾,这便是最考验说书人功力的所在了,一个故事千百种结局,可不就是那些说书先生的加工而来的呢。 而今天所讲的这章便是—— “雁王登基,改称雁帝,迁都雁洲,改国号为鸿,手握四国兵权,小妹上官鸿翎为霓裳公主,比鹏为骠骑大将军,可谓一时风光无两。然而百官之长的丞相之位,却没有留给开国重臣策天凤。霓裳公主与策天凤两情相悦,雁帝却迟迟不肯赐婚。策天凤是天降孛星的流言,也是自那时起在朝堂上流传开。策天凤身处国师之位,却无参政实权。开国不到一年,策天凤被逐出雁洲,流落异乡,唯有霓裳公主对其不离不弃。人便为人,如何能是孛星转世?想是自古帝王多疑,忌惮他功高盖主,不肯大权旁落……” “一派胡言!”说书先生旁边的茶碗忽而被一道剑气打翻在地,堂上众人皆是一惊,发声是个明眸皓齿的红衣女子,俏丽的脸涨得通红,眉目间难掩怒容,“王对先生一向敬重,你怎可、怎可如此诋毁王上!” 显见得那女子是知道些内情的羽国人——羽国就在落叶城东北,虽然地处高原,来往有诸多不便,但若要出境,难免取道落叶城。这里遇上个个把羽国人不是稀奇事,茶馆里顿时一片哗然,大家对她的兴趣立刻超过了说书先生。可问及雁王与策天反目的缘由,那女子也就站在那儿,什么话也说不出,一双杏眼瞪向说书先生的方向,大有不让他再继续吃这碗饭的意思。 茶馆老板和说书先生都有些尴尬,大雪留客,本是最适合做生意的时候,又不好得罪这样身怀武艺的客人。小二战战兢兢地为那姑娘满上一壶茶,却不知道说什么,直到座中一位熟客站起身来给他们解了围。 “哎呀,评书人无非照本宣科,讨口饭吃。姑娘心有不忿,也该去找这本书的作者才是。”说话的是位衣裳华贵的蓝衣公子,一双凤目带魅含笑,严冬霜寒,他却手持一柄蓝色羽扇,翻袖抖腕间,方才小二满上的那碗热茶瞬间跃于扇面之上,呈到那姑娘面前,如同变戏法一般,“这位姑娘,喝口茶消消气罢。” 那女子见到男子形貌俊雅,气已消了一半。想起自己奉王命出境寻策天凤而来,这般表现实在太过招摇,不觉有些后悔,便顺着台阶下了下来,接了茶问道:“你是什么人?” 蓝衣公子执扇掩唇:“耶,温皇一介闲人,茶馆听书而已,不值一提。” 茶馆里的伙计倒是都识得他,蓝衣公子名叫温皇,大家都喊他温公子。自打《羽国志异》开讲,不论客多客少,每场都来。看温公子穿着打扮,像是外地来的富贵人家,出手也着实阔绰,花了五倍的价钱买下了羽国志异的先行本,评书的赏钱还给得分文得不少,常常在茶馆里一坐就是一下午。至于他究竟来自何方,去往哪里,也没人知道。 女子见他不似羽国之人,干脆就开始对温公子打听:“公子可有见过一个身材高挑、眉目清俊的绿发男子?” 温公子明知故问:“姑娘这是在找谁?” 女子又有些不耐烦:“知道得少些比较好。到底见过没有?” 他们说话声音不算大,但女子打断了评书,一下成了众人焦点,整个大堂都能听见这番对话。温皇懒懒地坐回原位,凤目弯成一道:“身材高挑、面容清俊的男子可多了呢,但是绿发嘛……这么明显的特征,我若是他,必然乔装易容一番,姑娘这番打听,只怕难有结果呢。” 与那黑衣女子同桌的另一位女子站起,言行沉稳许多:“实不相瞒,我们从羽国而来。来到落叶城,是奉主上之命为寻一人下落,那人对主上有知遇之恩、拂照之情,我们就住在东街的落叶客栈,大家若有线索,可以来那里寻我们。如能将人带来更好,但是切莫伤他性命。方才小妹多有冒犯,让大家见笑,若能助我们姐妹一臂之力,定当重谢。” 外头还在下雪,两姐妹闹了这么一出,也不好意思再继续在这假扮路人听书,相视一眼便离座了,穿堂风从打开的门扉之中漏了出来,掀起听众大褂下摆,几位一开始便心不在焉的听众被风吹得露出腰间的乌黑剑鞘,收剑回鞘的轻微声响传入温皇耳朵里,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意。 两位女子走了,说书先生堂木一拍重新开讲。台下便有人悄然离席,披着漫天风雪而去。与雁帝所派来寻找恩师的人不同。他们鹤王府上的杀手,千真万确是来追杀策天凤的——策天凤与雁帝师徒不和若真是别有用心的谣言,那更该提防策天凤只是隐于幕后。 当然若是刺杀不成,把雁王派去保护或者寻找策天凤的党羽杀掉也是同样。 离开茶馆没走几步,就看到前方一人一身素白,独立风雪之中。 “不用去了。那两姐妹明日就会回羽国。” “你说什么?” “执行任务的时候中了难解的蛊毒,不赶紧回宫请御医治疗,难道要客死异乡?”来人白衣白发,手握三尺秋水,笑容却似北风凛冽,“她们的圣上也早该知道,策天凤去国离乡,就没打算回去。” 三名杀手面面相觑,俱是脸色一变。 “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这么多事情?” “她们中毒了,什么时候?” “你怎么知道策天凤不会回去了?你是他什么人?” 剑客皱了皱眉,似乎对他们反应速度和提出的问题很是不满,只是慢条斯理地说:“我此行,只是打算向几位讨个人情,既然我替你们解决了她们,那么相应也要收取代价——” 一霎剑光百转,三位男子未及反应,白衣剑客已旋身落地,白衣飘渺,无双归鞘。三位男子次第倒下,脖颈上有一道极细的血痕。 “——你们之性命。” 鲜血染红了雪地,又很快被落下的大雪盖过去。白衣剑客翩然离去,融入了这一天一地的纯白之中。 2018-08-06 热度(38) 评论(3)
© 叶清眉 | Powered by LOFTER